三场政治危机,终结马克龙的“政治蜜月”
发布时间:2017-9-4 来源:沈孝泉   阅读次数:54
今年5月,39岁的马克龙就任法兰西第五共和国近60年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一时风光无限。3个多月后,伴随多项改革遇阻,马克龙民意支持率大幅下滑,在政治“蜜月期”结束后开始初尝“苦涩”。


《费加罗报》日前发表了马克龙在民调中所获得的支持率走势:马克龙上任的5月份,其支持率为62%;6月份则达到最高点64%;7月份开始回落,下滑至54%;8月份则继续下滑,跌至40%,从最高点下跌了24个百分点!这样自由落体式的下跌在历届总统就任头三个月都是罕见的。马克龙在3个多月内竟然表现出如此不得人心,从近期来看,这和他上任后经历的三场政治危机有直接关系。


第一场危机:四分之一内阁部长解职

   

6月22日,马克龙第一届内阁的重要成员、法国国土协调部长里夏尔·费朗因涉嫌“空饷门”而被解职。原因是,他在担任非营利组织“布列塔尼互助保险公司”总经理时,同前任及现任妻子的经营业务相牵连,涉嫌利益输送;费朗在担任国会议员时还曾聘用自己的儿子作为议员助理。费朗在总统大选时曾担任马克龙竞选团队的核心成员,堪称马克龙的心腹挚友。他的去职多少带有马克龙“大义灭亲”的味道。

  

但是,另外3名部长也同时被解职则是一次不小的政治危机。媒体爆料称,在内阁担任国防部长的古拉尔和担任欧洲事务部长的萨赫内牵涉通过虚构的欧洲议会议员助理职位冒领巨款,用于他们所属的中间派“民主运动”的国内活动经费。马克龙上任后立下规矩,内阁成员一旦陷入经济丑闻必须立即辞职。于是,这两名部长同时被宣布解除政府职务。

  

事情并没有就此了结,因为这两名部长所属的“民主运动”的主席是中间派重量级人物贝鲁,此人在总统大选关键时刻与马克龙结成政治联盟,他对马克龙当选总统功不可没。马克龙当选后论功行赏,贝鲁进入政府,担任司法部长这一重要职务。贝鲁本人并没有直接涉嫌欧洲议会“空饷门”丑闻,但是“民主运动”两名重要成员陷入丑闻,作为这个党的主席,贝鲁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也只能选择辞职。

  

内阁共有16名成员,4名解职,占全部的四分之一,堪称内阁危机。马克龙同其政治盟友“民主运动”党主席贝鲁的不欢而散,这就动摇了“民主运动”和马克龙的执政党“共和国前进党”在议会中的执政联盟。

  

内阁危机背后是马克龙提出的“政治生活信任法案”所引起的巨大反弹。这一法案8月9日已经在国民议会获得通过,但是来自各种政治力量的反对声音十分强烈。这部法律禁止部长、议员和地方民选代表雇用自己的亲属作助理;严格管理“议员任职费用津贴”;取消“议员储备金”,制止国会议员滥用这笔资金收买同他们有关联的地方政府;规定总统候选人不仅需要进行财产公示而且要对利益冲突和营利活动进行申报等。

  

这项立法的核心是,弥补现存有关立法和行政条例的漏洞,杜绝各级官员、议会议员以及各级民选代表以招聘助理等名义来“套空饷”,为自己和家人谋取私利。

  

今年竞选总统期间曾披露出来右翼共和党候选人菲永被指控为夫人套取“空饷”高达84万欧元、国民阵线候选人勒庞在欧洲议会套取“空饷”750万欧元,最近又有两名“民主运动”部长被指控的“空饷门”丑闻。这些事实表明,在法国政坛这类案例十分普遍,但是又没有触及现行法律,因此形成一种心照不宣的潜规则。马克龙立法所针对的就是这一潜规则,这也是他实施政治改革、重塑法国政治形象的第一步。

  

政改触及了各种政治力量的既得利益,必然产生反弹和抵制,对于马克龙而言,这一场内阁危机还仅仅是开始。


第二场危机:三军参谋长去职风波

   

事情的起因是政府把今年国防经费削减850万欧元,而三军参谋长皮埃尔·德维利埃将军公开提出,这对于国防和国内外反恐任务日益加重的法国军队来说是“不可接受的”。为此,德维利埃将军在总统府小型国防会议上、在国民议会国防委员会闭门会议上以及在社交网站上连续表达自己的不满。

  

马克龙做出强烈回应,他说,“我是三军最高统帅”,“共和国不能这样运行,如果参谋长同国家元首发生问题,那只能更换参谋长”。德维利埃被逼到墙角,在7月19日提出辞职。

  

有分析认为,马克龙的做法咄咄逼人,但也有其道理。根据宪法,共和国总统是法国武装力量的最高统帅,军队必须无条件服从三军统帅的指挥。三军参谋长代表的是由20多万人组成的军队群体,如果这个群体公开质疑政府的决定,那么这就意味着三军统帅有可能被架空。马克龙是第五共和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与军队毫无交集和渊源,甚至他本人年轻时都没有应征入伍的经历。但他认为共和国总统的权威必须维护,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绝对不允许妄议总统和政府的决策。

  

三军参谋长被解职在法国引起轩然大波,社会舆论一边倒地同情被解职的德维利埃将军。在法国,军队是一个被尊崇的群体,它肩负着保卫国家的神圣使命,特别是遭遇恐怖袭击的今天,街头巡逻的持枪军人成为社会安全的保障和象征。德维利埃将军作为军人群体的代表,被马克龙如此“粗暴地”对待,是很难被广大民众做接受的。

  

今年5月,马克龙以绝对优势击败极右翼候选人勒庞,接着又在立法选举中获得国民议会的绝对多数。传统右翼和左翼反对党并不甘心失败,伺机反扑。德维利埃解职一事终于给反对党提供了反击的机会。右翼共和党的法司盖尔说,马克龙作为总统“很不称职”; 左翼社会党的阿蒙不无讽刺地说,“这是马克龙的最新杰作”。大选中被击败的勒庞似乎找到报复的机会,她说,此事警示所有法国人,马克龙的政策对维护我们的利益是危险的。

  

这场风波的导火索是政府今年财政削减计划,而这是引起社会广泛不满的真正原因。马克龙政府上台后立即制定了2017年财政紧缩计划,目的是把法国财政赤字占GDP的比例压缩到3%这个欧元区统一规定的水平。法国的财政赤字比例已经多年违规超标,引起了德国等其它国家的强烈不满,甚至要求欧盟对法国进行制裁。马克龙在多方压力下,决定加大实施紧缩政策力度,计划今年削减开支45亿欧元。其实,各部门对这一计划均有不满,只不过德维利埃是枪打的“出头鸟”而已。

  

实施紧缩政策,显然不得人心,他要大家勒紧裤带,反对之声焉能不强烈。这正是摆在马克龙面前的一道难题。


第三场危机:反对为“第一夫人”立法浪潮

   

法兰西第五共和国自1958年成立以来,从来没有对总统配偶的法律地位进行过立法,虽然也沿袭美国等其他国家的做法,称之为“第一夫人”或“第一女友”(因为在法国同居而不结婚属于合法关系)。但由于缺少法律依据,历届总统配偶所享受的待遇不尽相同,而且缺少透明度、随意性很大。

  

马克龙在竞选总统期间提出的政改纲领中就有为总统“第一夫人”立法的内容,目的是确认“第一夫人”在法国政治生活中的法律地位。

  

这项立法的本意也许不错,但是却在法国朝野掀起一场空前的反对浪潮。一些知名人士在网上推出了反对这一立法的请愿书,几天之内签名支持者竟然达到30万人。反对者的理由是:给“第一夫人”立法实际上是用法律确认了这一特殊地位,这个立法与限制政府部长和议会议员用国家特别津贴招聘家属做助理的精神相违背。

  

面对舆论压力,法国总统府8月21日公布了“总统配偶地位的透明度守则”。这个文件明确规定了马克龙总统的妻子布丽吉特·马克龙的角色、行动范围、配备的人手及活动经费。这份守则特别规定,布丽吉特没有工资报酬,也没有招待费或个人预算。马克龙最终放弃立法而选择了自我约束的书面承诺,才平息这场风波。不过,他付出的代价是在8月份的民调指数下跌了14个百分点。

  

经历了这三场危机之后,马克龙变得“聪明”了许多。他知道,要推行新的改革必须得到社会的认可、民众的支持以及各方的配合。因此,他决定加强公关工作,定期通过接受媒体采访等方式,向公众介绍政府的大政方针。为此,他还任命了一名资深记者来充当总统府的专职发言人。马克龙下一步要推出劳动法改革方案,这是他实行经济改革的重要步骤,但是阻力很大,特别是代表职工权益的各大工会组织,扬言要采取大规模抗议行动。为此,马克龙未雨绸缪,他委派总理菲利普多次召集各大工会组织负责人进行磋商,听取意见和要求,对劳动法改革方案进行修改和完善。

  

马克龙能否重新获得民众的信任和支持,关键是劳动法改革这一关能否闯过。对此,人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