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蒂勒森谈论中美关系时接受
发布时间:2017-3-19 来源:中国网   阅读次数:1680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访华期间公开表示了美方愿与中方共同努力构建不对抗、不冲突、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积极的中美关系。

这是美国高级别官员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评论中美关系时正式使用“相互尊重”一词。在奥巴马时代,尽管双方在内部多有敞开讨论,但美方领导人和官员在公开场合就是不情愿使用“相互尊重”。他们担心这样顺着中方讲给人留下美国愿接受中国与其平起平坐的印象,引起亚太盟友担心,削弱美国亚太战略的权威。

蒂勒森的表态应是美方深思熟虑的决定,不是蒂勒森随意发挥的结果。在拜会领导人和两国外长会晤这样的高级别场合,会谈正式开始前有记者在场摄像录音的头一至五分钟是会谈双方高度重视充分抓住对外释放关键信息的“黄金时段”,摆什么动作、说什么话,乃至用什么语速、何处用什么声调,往往是事先盘算好的。

事实上,今年1月特朗普就职前夕,其外交政策顾问团队外围成员白邦瑞应盘古智库之邀前来北京进行“学术交流”时就带来了有关信息,应该已被中方捕捉到了。在“特朗普总统让美国重新强大起来的路经过北京”这一核心信息框架下,白邦瑞列举了几条特朗普团队密切关注中方动向的几个领域,其中就包括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理念发展、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建设。后来在中美双方学界密集交流活动中,有关信息反复得到美方不同机构人员的确认。

似乎是为配合华盛顿唤起中方对蒂勒森话语的重视,美国“中国通”群体里的“大姐大”级人物(尽管现在有点“靠边站”)葛莱仪立即发推说,蒂勒森实质呼应中方的新型大国关系理念“是一个大错误!奥巴马时期可是从不承认‘相互尊重'的”。她还特意用大写的“NOT”对她的看法加以突出强调。无论她是真心反对还是有什么其它考虑,这种“反对派”角色的充当说不定可以起到加强我们当中某些观察家心中“狂喜”的“扩音器”功效。

蒂勒森公开呼应“相互尊重”,当然可被视作特朗普政府主动摆出的一种值得欢迎和认真对待的政治姿态,同时更是我方前一阶段对美交涉斗争和密集沟通的重大外交成果,意味着两国新时期关系正式开局有了一个更高的出发点。但必须看到,“美版相互尊重”与中方意念中的“相互尊重”既有重叠面也有不同的内涵,其所传递的信号是:特朗普政府注意到中方过去八年致力推动的新型大国关系理念,可以与中国建立比奥巴马时期更好的合作关系,在中方关切的重大问题上给予更多照顾,但前提是中方必须在美方的核心关切问题上更多照顾美方的利益。

这是一种重商的利益置换思维,或者说交易思维,符合特朗普及其政府对外政策深受“进攻性现实主义”影响的特点。接下来我们要“听其言、观其行”,看其以什么样的诚意和行动在流动性、不确定性仍很强的对华政策中体现“相互尊重”,也要深入分析特朗普政府要什么,能给中方什么。毕竟,尊重必须是相互的,只有“你来”没有“我往”的尊重是不现实的。

蒂勒森身边的工作人员在蒂勒森访华前提出了“结果驱动型的对华关系”概念(a results-oriented relationship with China)。这一概念的提出应被拿来用作“美版相互尊重”的附加注解。什么是“结果驱动”?就是搞外交、处理对华关系很实际,要看双方处理每一件事的结果、效果决定下步怎么走、干什么,对对方究竟该奉行什么样的政策。当然,这个概念是蒂勒森强调的,白宫高层怎么看还要观察,但不管怎样,特朗普处理对华关系重实效,看具体问题的协调结果,这一点不应有什么疑问。蒂勒森此次访华成效如何将决定两国元首会晤究竟能否尽早举行,而两国元首会晤能否尽早举行及其能达成什么样的共识将决定未来四年中美关系的基调。

特朗普政府最想从中方得到的配合是在经贸领域和朝核问题上。前者有深厚的共同利益基础,有常规和创新的办法,总体是可以控制的、有想象空间的,完全可以达成大妥协实现大协调;后者则双方禁忌和不可逾越的底线众多,各自战略利益冲突,美方急于通过各种手段压中方把应对目标从“弃核”转向“弃朝”,实在强人所难,协调前景十分复杂。特朗普政府有可能在台湾、南海问题上针对中方关切做出灵活调整,然而外交毕竟不像商业关系那样拿一块地皮换一座楼宇,双方协调前景绝不会那么容易、简单。就在蒂勒森启程访亚同时,美台媒体开始炒作特朗普政府正考虑向台湾出售包括AGM-154联合遥攻武器和AGM-88HARM高速防空导弹在内的新一批防御武器装备的消息,这些装备虽数额不大但性能先进,可用于匹配F-16战机。这种炒作“无风不起浪”,可能是一种“做牌”。

中美关系无疑对中美双方都是极为重要的,如何良性互动走好开局每一步需要精确判断、精准发力。特朗普政府对“相互尊重”张开臂膀固然令人高兴,但我们必须始终头脑清醒,对美国单极霸权思维的强大惯性保持足够认识,对后面的艰难曲折有充分估计和足够准备,继续冷静观察沉着应对,谨防被以虚对实,即便是实对实,也要看值不值。

中美关系是一组高度复杂的战略关系,对其应有合理期待。不应因对方几句好话就“狂喜”,做了坏事又暴怒、“必有一战”,这样的进退失据,是战略幼稚与浮躁的表现。中美关系的运作也要避免陷入空洞概念的堆砌。对于某些人脑海中“概念性狂热”的复归,笔者仍持保留态度。谨慎乐观十分必要,“狂喜”大可不必。